三尺

林方 四月一日是我的节日(上)

大剂量喻黄 

讲一个我超爱你不告诉你的故事


   方锐被林敬言叫起来的时候还是很惊讶的,他揉揉鼻尖从床上坐起来,并不跟眼前站着的人对视,目光聚焦在林敬言的鞋面,装作漫不经心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来叫我起床了。”

林敬言也有点惊讶的样子,他大概是笑了一下,然后很随意的伸手把方锐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揉得更乱:“瞎想什么呢?”大概是觉得对方今天的状态确实不对,他低下头,把方锐扭过去的头拨回来,伸出右手探到他刘海下试体温,“没发烧啊,你做噩梦了?”

方锐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一副吓了一跳的模样,想把头从林敬言手里撤回来,被林敬言微微用力地阻止了,迫不...

林敬言+? 黄粱一梦(上)

是林方 是鬼片(?)


林敬言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稍微纠结了一下。我是怎么躺到地上去的,他一边想一边站起来,抬起头环顾四周才发现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微妙的违和感。这建筑风格,委实不是日常生活中能见到的,中西结合的城镇教堂,十字架下面挂的是一大排红色的彩灯,看起来像是过春节。四周倒是青山绿水环绕,看起来有活人气息的反而只有那个奇奇怪怪的教堂。他低头审视自己,穿的还挺正常啊,格子衬衫牛仔裤,习惯性的想推一下眼镜,却发现鼻梁上空空荡荡。没有就没有吧,林敬言想,又不是真的近视。

他才刚踏出一步,就感到胳膊上有一股阻力把他往后拉扯,他回头一看,有个什么人低着头拽他袖子,很用力那种,拽住了就...

【晓薛晓】春日

晓薛晓无差 清水一发完结

讲一个薛洋忽然回到了义城那几年的故事


当薛洋再次睁开眼,看到的仍然是义庄略显破败的屋顶。他很慢很慢的眨了眨眼睛,有一点不可思议,试图坐起来的时候发现浑身都痛,他撑一下床板,然后震惊几乎叫他跌回去——两只手都好好的长在身上。他把双手伸到月光之下,手臂上的伤口叫人给包扎了起来,看得出伤口已经愈合了些,纱布换的该是很勤,在月色下没有斑驳的黑。

分明叫蓝忘机斩断的左手好好长在那里,他感到难以置信,用右手使劲捏了捏,感受到痛。薛洋张了张口,他感到干渴,大脑转的仿佛比平时都慢几拍。我这是舍夺了谁吗?他想,金光瑶这个没良心的何时布的阵法?但是缺少小指的手...

拖了这么久终于画完啦!!开心!......虽然有点偏离主题....嘛谁管啦!

总之!想画一张桌面的愿望完成啦!

嗯 博物馆的阳光真是棒

過去の痛みこの身に受け 朝に託そう。

© 三尺 | Powered by LOFTER